banner1
船舱进水后
2019-07-10 17:35
来源:未知
点击数:            

对亲人的想念支撑着我们

37岁的台山人黄红辉在海上从事渔业打捞20年,大风大浪见多了,去年因为渔船机器失灵,他曾跳下船,在海里泡了2个多小时等来救援人员。但那次是八九级的风,29日下午蝴蝶携带的狂风巨浪来临时,他才更加感受到了恐惧。

不扶东西,我们就直接被风卷走了。黄红辉和几个渔民紧紧地攥着船上可以固定住他们的物体站在船头,眼看着巨浪拍打着30米长的木制渔船。船舱进水后,感到厄运降临的30名船员开始分发救生衣,随着船渐渐被淹没,船员们一个个跳入海中。

我也想念我的两个孩子,大的才十一二岁。黄红辉轻声说。

我是最后一个跳的。黄红辉最终没得选择。和他差不多同一时间一起最后才跳的还有湖南籍渔民龚治美,龚治美是和弟弟龚治丽同在62116船上出海的,两兄弟同在一艘船上共事,但出事时哥哥龚治美却根本不知道龚治丽被巨浪卷去了哪里。他就这样没了。龚治美回忆说。

昨日,62116船的两名渔民漂流在海上,在救生筏上等待救援。新华社发

在海上漂泊的时候,我想我的儿子,他还在读高中。47岁的湖南人龚治美在海南农垦三亚医院接受医治时说,想念亲人和求生的欲望支撑我们直到获救。

狂风巨浪从29日下午到第二天清晨从未停歇。大浪泼下来,人就会被顶起来,但我们始终不松手。黄红辉回忆,在海上漂流的第一夜是最可怕的,黑夜中两人被巨浪打来打去。

30日太阳升起,台风渐弱,两人这才意识到了口渴饥饿。我们一滴水也没有,什么吃的也没有。黄红辉说,他们是在落水前的当天中午吃过东西,在接近2天的漂流中,他在水中曾抓到了两条手指大小的小鱼供两人充饥。觉得海水越来越冷,精神越来越差,体力到了极限。

橡皮筏由两部分拼装成,两部分分别有一个充气口。灾难中,一侧的阀因为破损漏气已不能使用。黄红辉和龚治美心里都知道,如果另一侧的阀漏气了,皮筏会彻底沉下去,两人可能就没救了。我们就分工,由一个人死死摁住充气口。

沉船时跳海死死抓住救生筏

黄红辉和龚治美在巨浪中摸到了漂在海面上的橡胶救生筏,两人一起爬了上去,死死抓紧它。

Copyright © 2003-2015 All rights reserved.http://www.99nb.com.cn小鱼儿高手论坛开奖网站,168最快开奖现场手机开刘伯温,六和合彩网站大全版权所有